关于书法理论研究的反思 ——以宗白华为线索

2020-06-03 06:44

  原标题:关于书法理论研究的反思 ——以宗白华为线索

  关于书法理论研究的反思

  ——以宗白华为线索

  作 者:黄积鑫

  作者单位: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

  

  宗白华在晚年时曾寄语:“美学研究不能脱离艺术,不能脱离艺术的创造和欣赏,不能脱离‘看’和‘听’。我们是中国人,我们要特别注意研究我们自己民族的极其丰富的美学遗产。”[1]

  林语堂在20世纪30年代就曾写道:“书法提供给了中国人民以基本的美学,中国人民就是通过书法才学会线条和形体的基本概念的。因此,如果不懂得中国书法及其艺术灵感,就无法谈论中国的艺术。”[2]正是基于此种原因,宗白华的美学研究没有忽略中国书法。翻阅《宗白华全集》,却发现宗白华提及书法的地方并不算多,但在各种文本里,宗白华从不讳言书法的重要性。他认为,书法代替音乐“成为一种表达最高意境与情操的民族艺术……表现那时代的生命情调与文化精神。”[3]在他看来,书法甚至是“表现各时代精神的中心艺术。”[3]203这样的评价不可谓不高了。

  尽管宗白华只有寥寥几篇专门谈书法的文字,却为现代书法理论研究开拓出新的思路。后人在进行书法理论研究时,不得不参照宗白华的论述和观点,尤其需要解答他提出的一系列问题。甚至可以说,今天的书法理论研究还笼罩在他的思路下。宗白华谈书法的文字,以《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》为核心,最值得我们注意。

  一

  《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》一开始,宗白华强调了中国书法的特殊性:写字能表现人极其丰富的情感乃至成为艺术,这种强烈的抒情性为其他民族所匮乏。[1]401他探究书法能成为艺术的原因,认为有两个:一、汉字起源于象形,而后逐渐推衍扩大,但象形的根源仍在,会带来“形象化的意境”;二、毛笔作为书写工具,蔡邕所说的“唯笔软则奇怪生焉”,因为笔毫的柔软带来丰富的变化。[1]402-403宗白华的解释揭示了重要的线索,为后人的深入思考做好了铺垫。

  李泽厚在思考书法时应“追根溯源”,他在宗白华的基础上进行了补充,他认为:“象形字就已包含有超越被模拟对象的符号意义。一个字表现的不只是一个或一种对象,而且也经常是一类事实或过程,也包括主观的意味、要求和期望。‘象形’中已蕴含有‘指事’‘会意’的内容。”[4]同时,他明确提出书法是中国特有的线的艺术。[4]38就此问题而言,宗白华虽然没有特别醒目地揭示,却在《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》意味深长地引用了一段罗丹的话:“一个规定的线(文)通贯着大宇宙,赋予了一切被创造物。如果他们在这线里面运行着,而自觉着自由自在,那是不会产生出任何丑陋的东西来的。希腊人因此深入地研究了自然,他们的完美是从这里来的,不是从一个抽象的‘理念’来的。人的身体是一座庙宇,具有神样的诸形式。”[1]405宗白华已经敏感地洞察到线条是中国书法中重要的形式构成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